<i id='ohjhi'></i>
  • <tr id='ohjhi'><strong id='ohjhi'></strong><small id='ohjhi'></small><button id='ohjhi'></button><li id='ohjhi'><noscript id='ohjhi'><big id='ohjhi'></big><dt id='ohjh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hjhi'><table id='ohjhi'><blockquote id='ohjhi'><tbody id='ohjh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hjhi'></u><kbd id='ohjhi'><kbd id='ohjhi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ohjhi'><div id='ohjhi'><ins id='ohjh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ohjhi'><strong id='ohjh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<dl id='ohjhi'></dl>
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ohjhi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ohjhi'></ins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hjhi'><em id='ohjhi'></em><td id='ohjhi'><div id='ohjh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hjhi'><big id='ohjhi'><big id='ohjhi'></big><legend id='ohjh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ohjhi'></span>

            唐賽兒與林三的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明朝初年,山東有一個很出名的農民起義首領叫唐賽兒。她不僅雙劍技藝高超,而且她的飛劍還長著眼睛,指到哪裡就打到哪裡,像有神氣兒,因此,人前稱她為神劍。有人問,她這飛劍是咋學的呢?她總是回答說,偷的。

              唐賽兒年輕時,常年住在青州(今山東益都)西南山區的姥姥傢。這年,山裡來瞭一位名叫林三的年輕鐵匠,一住半年沒走,整天給山裡人人打斧頭什麼的。唐賽兒不知在他身上發現瞭什麼,就裝扮成一個後生,假說自己名叫道益,跑上門來,非要跟他學手藝不行。

              林三開始還想推辭,後來見這後生執意要學,就說:你先試上三天,看看再說吧。他心想:恐怕三天不到,你就要自己跑掉。

              頭一天,林三教她打斧頭,第二天教她做鐵鏈。鐵鏈是牛車套繩上用的,必須非常堅固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天,林三說:今天你要自己做活瞭。日落前,做出三十六條鐵鏈,四十九把斧頭。一定要做得夠數,做得好!唐賽兒心裡明白,做不好,就要被趕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二話沒說,答應一聲就幹起來。叮叮當當,一天沒有停歇。黃昏的時候,林三來瞭。他向地下打眼一瞧,嗬!六條鐵鏈一行,擺瞭六行;七隻斧頭一排,擱瞭七排,如數做齊。他再彎腰細看,更是驚訝瞭:鐵鏈做得工工整整,斧頭做得規規矩矩,真是無可挑剔!

              可是,林三還是撿起一條鐵鏈,端詳著:結實嗎?說著,他用手一扭,啪!擰下瞭一個環兒。接著啪啪啪,一掛鐵鏈讓他擰成瞭一堆破鐵。他正色地說:這麼孬,怎麼用?

              原來,這林三練有高深的氣功,他在故意刁難唐賽兒呢。唐賽兒絲毫不覺得難堪。她抿著嘴兒笑著說:師傅做的,也是這樣孬哇!她取過一條林三做的鐵鏈,像捏著針兒縫衣服似的,手腕一彎一彎,不一會就把那大鐵鏈扭得粉碎瞭。唐賽兒拍著手上的鐵屑,說:鐵鏈怎麼經住手捏,老牛拉不斷不就行瞭嗎?

              林三不由得暗暗稱道這位徒弟的功夫,可他又覺得自己的下馬威沒有使盡,於是又撿起一隻斧頭,用力一捏,安斧柄的斧眼就扁瞭。他向唐賽兒面前一送:這斧眼怎麼不圓不方?

              唐賽兒又笑瞭笑,接過斧頭,用兩個手指向斧眼兒裡輕輕一戳,斧頭又恢復瞭原樣。她掂著斧頭輕巧地說:看,這不是很好嗎?

              林三知道難不瞭她,隻好說:我收下你這個徒弟瞭。

              師徒二人開始做活瞭。林三很怪,平日從不講話,每天中午都要讓唐賽兒自己學活,他去睡午覺。一到晚上,他總是催她快去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唐賽兒睡覺去瞭,林三大眼一瞪,來瞭精神。他從床下拖出個鼓澎澎、沉甸甸的麻袋,往腋下一夾,來到南山下。隻見他選瞭個寬敞的地方,先打瞭兩趟拳,活動瞭一下筋骨。接著掏出一支香煙點著,插在一百步外的石壁上。他又從麻袋裡倒出一堆核桃大小的鐵蛋蛋,沖著香火扔起來。他的手臂像風車,不停地轉。一會兒就把鐵蛋蛋全打出去瞭。他走近石壁一看,香火左邊打出瞭碗口大小的深坑。他嘆瞭口氣,顯出不滿意的樣子,撿回鐵蛋蛋又扔。這次,香火右邊被打出瞭拳頭大小、半尺深淺的小洞。他這才得意地笑瞭。

              林三就這樣天天夜裡去那兒練偷功。不知不覺,山坡上滿樹的柿子變紅瞭。半年過去瞭。這天晚上,月亮又圓又亮,林三又照樣到山上。不知為什麼,他剛到山半腰,就聽到兩隻烏鴉在天上喳喳直叫。他掏出個的蛋兒循著聲音揚手向天上扔去。按理說,鐵蛋兒應該擊中烏鴉,聽到慘叫。可是誰也想不到,鐵蛋兒飛到半空裡,竟傳來當啷一聲脆響,同時炸出一團火星。

              林三猛一機靈,呼地竄到一棵大樹後面。他知道:身後有人!烏鴉就是那人驚飛的。剛才他向空中擲蛋打鳥的時候,一定是那人沖他鐵蛋兒扔出瞭暗器。暗器擊中他的飛蛋兒,才地一聲,迸發出瞭那團火星。他很清楚,來人的武藝遠遠在他之上。這飛丸術是他的祖傳絕技,外人怎麼也會呢?

              這時,他心兒緊縮著,厲聲地喊:有膽量的站出來!

              隨著咯咯咯咯一陣笑聲,走出一個人來,林三定睛一看,見是自己的徒弟道益。他滿腹狐疑,板著面孔說:你來幹什麼?

              唐賽兒微笑著:半年前,我不是就告訴你瞭嗎。

              林三一怔:告訴我什麼?

              我的名字叫道益,就是盜藝,偷盜武藝!

              林三頓時明白瞭:原來她每天都跟著我,偷學我的飛丸術啊。他氣得雙眉凝成瞭疙瘩:我要把你殺死!

              唐賽兒歪著腦袋,笑嘻嘻地說:如果我沒偷你的飛丸術呢?

              沒偷?

              是啊。我這是飛劍。她說著,取出兩柄系有彩綢的短劍遞給林三,請看看吧!

              林三接過一看,恍然大悟:他不但偷去瞭我的飛丸術,而且利用我午休的時候,悄悄將鐵丸改制成瞭飛劍。這就像短棍和長劍相比一樣,有刃的傢夥當然要厲害得多瞭。

              常言說:自古豪傑愛英雄。林三瞪著這位又聰明又有才學的弟子,對她倒有幾分愛慕瞭。他忙問她到底叫什麼名字。唐賽兒沒有言語,向旁邊一棵柿子樹踹瞭兩腳,柿子像冰雹一樣,吧嗒吧嗒地落下瞭一片。她撿著柿子,左右開弓,向遠處一道高大的石壁扔去。林三借著月光走近一看,紅彤彤柿子寫出瞭三個大字:唐賽兒!林三簡直呆瞭。

              唐賽兒一把扯下自己的藍巾帽,露出瞭姑娘的裝束:怎麼,不相信俺是巾幗英雄嗎?

              林三喊著師傅,一下跪在瞭唐賽兒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唐賽兒說:你是俺的師傅啊。

              林三說:我聽說你的雙劍天下無敵,特地趕來找你拜師。可一直沒找到你。他向唐賽兒拱著手說,剛才徒弟莽撞瞭,請您恕罪!

              好,饒你這一次!唐賽兒彎著腰,模仿著林三的聲音說,我收下你這個徒弟瞭!

              從此,這二人互教互學,武藝進步很快。後來,他們還結成瞭恩愛夫妻呢。唐賽兒起義以後,多次用這飛劍殺死朝廷大將。官兵由於怕她才叫她神劍;百姓由於愛她,也稱她神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