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fbpix'><em id='fbpix'></em><td id='fbpix'><div id='fbpi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bpix'><big id='fbpix'><big id='fbpix'></big><legend id='fbpi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fbpix'><strong id='fbpix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fbpix'></fieldset>
    <span id='fbpix'></span>
    <i id='fbpix'><div id='fbpix'><ins id='fbpix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 id='fbpix'></i>
      <ins id='fbpix'></ins>

      1. <dl id='fbpix'></dl>

          1. <tr id='fbpix'><strong id='fbpix'></strong><small id='fbpix'></small><button id='fbpix'></button><li id='fbpix'><noscript id='fbpix'><big id='fbpix'></big><dt id='fbpi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bpix'><table id='fbpix'><blockquote id='fbpix'><tbody id='fbpi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bpix'></u><kbd id='fbpix'><kbd id='fbpix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神奇牡丹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  晨曦微露,群鳥齊鳴的一大早,大商人徐天賜騎著青騾子,“”地從路上跑來。他身後跟著十幾名仆人,這些仆人保護著一輛馬車,馬車上放著一口黑漆的桐木棺材,一行人的目的地是瑯琊山半山腰上的天香寺。

              那黑漆棺材裡面裝殮的就是天香寺的住持大智和尚。大智和尚不遠千裡,一路化緣來到杭州,可是回來路過殺虎嶺,遭遇惡匪。匪徒們搶走銀票,並一刀刺中瞭大智的胸口……正巧徐天賜路過此地,當他得知大智是天香寺的住持,急忙給他敷藥包紮。可是大智和尚因為流血過多,已經奄奄一息瞭。

              大智老和尚拉著徐天賜的手,斷斷續續地說道:“徐施主,貧僧油燈將熄,命不久矣,你附耳過來,我講給你一個天香寺的秘密!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天香寺的後院有一座虎頭崖,虎頭崖下的石隙裡生長著一株藍田玉牡丹。這株藍田玉牡丹高有六尺,共分12個枝杈。每到春季四五月份,那枝丫上就會綻放出極為鮮見的藍色牡丹花來。根據藍田玉牡丹開出的花朵數量,就可以推斷出瑯琊山方圓幾百裡之內的旱澇情況。天香寺的香火旺盛,也是得益於此。

              大智先查看牡丹花數量,然後推斷旱澇的口訣講給瞭徐天賜,然後他摸出瞭一本180頁的牡丹畫冊,遞到徐天賜的手中,說道:“徐施主,麻煩您將老和尚的遺體送歸天香寺,並把這畫冊和口訣傳給悟通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這就是徐天賜護送大智和尚棺槨的經過。他領人剛走到山下,就聽路邊的黑松林中傳來瞭微弱的呻吟聲,徐天賜走過去一看,原來樹林裡竟躺著一個被餓倒在地的乞丐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乞丐是個十六七歲的傻小子,名叫三德子,他傢住幾百裡外的牛莊,因為牛莊鬧瘟疫,傢裡的親人都死絕瞭,他就一路討飯來到瞭瑯琊山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取來幹糧和清水,救醒瞭半傻不傻的三德子。吃飽瞭幹糧的三德子“噗通”一聲,跪倒在地,然後抱著徐天賜的大腿,說啥也不撒手瞭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呢,天香寺的悟通和尚得到瞭消息,他急忙領人迎瞭下來。直到悟通和尚答應叫三德子到廟裡幹個雜役,三德子這才松開瞭緊抱徐天賜大腿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大智住持圓寂,滿寺上下哭聲一片。寺內的一百多名和尚在悟通的帶領下,為大智和尚辦瞭一場風光的法事。大智和尚的肉身放入瞭寺後的磚塔中,悟通這才找到瞭徐天賜。

              悟通和尚對徐天賜講瞭一陣感激的話,然後話鋒一轉,說道:“大智住持在圓寂之前,可否留下瞭什麼遺言?”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搖搖頭,說道:“大智住持並沒有留下什麼遺言呀!”

              悟通和尚一見問不出什麼,他雙手合十說道:“徐施主能把大智住持的遺蛻送歸本寺,實在是功德通天。本寺備下瞭一些薄禮,您就收下吧!”

              悟通一擺手,門外的小和尚端進瞭兩百兩紋銀,可是徐天賜卻拒收這些銀兩。

              兩個人推讓瞭半天,徐天賜一見盛情難卻,他最後說道:“徐某還真的有一個不情之請!”徐天賜就是想看看天香寺的鎮寺之寶,那株藍田玉牡丹。

              悟通一聽徐天賜要觀賞藍田玉牡丹,他不由得呃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急忙說道:“如果您為難,徐某不看也罷!”

              悟通想瞭想說道:“貧僧想問一下,您是否會畫畫?”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還真的會畫畫,什麼花鳥蟲魚,亭臺人物,他都能畫上幾筆。悟通一聽說徐天賜會畫畫,他一拍巴掌,高興地說道:“您要是會畫畫,這就好辦瞭!”

              天香寺在300多年前,就留下瞭兩本藍田玉牡丹畫冊,一本在大智和尚手中,另一本就在悟通自己手中。每年春天,天香寺為瞭擴大影響,都會請來一位名士高人,觀賞藍田玉牡丹後,留下一幅牡丹圖。如今悟通手中的這本畫冊已經有177幅,今天徐天賜再畫一幅,正好是178幅。

              2。互鬥機鋒

              天香寺後的虎頭崖高有三十幾丈,崖體是一塊突兀出來的巨石,形如猙獰的猛虎虎首,就在“虎口”的一道石縫中,頑強地生長著那株藍田玉牡丹。為瞭保護這株千年的牡丹花,外面竟用木柵圍瞭起來,木柵門上掛著一把狗頭大鎖。

              牡丹花一般人隻知道有四大品種—姚黃、魏紫、趙粉和豆綠。其實牡丹還有許多更為珍貴的品種,比如同株異花的二喬,而嬌容三變就更神奇瞭—此花初開時為綠色,盛開時候變粉色,近謝時又變成瞭粉白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這些花中,唯獨藍田玉才會開出藍色的牡丹花。悟通和尚從腰上取下銅鑰匙,打開瞭木柵門上的大鎖。兩個人來到瞭那株藍田玉牡丹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虎頭崖下的藍田玉牡丹花是一株有千年樹齡的老牡丹,叢生著12個花枝,今年的花枝上一共綻放著13朵藍牡丹。那一朵朵藍色的牡丹花花冠大如碗,上面花瓣重疊,密不行針,花朵的顏色竟比藍寶石還要鮮艷。看著那吹彈可破的花瓣,亭亭玉立的花枝,徐天賜張口就喊瞭一聲—好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接過悟通手中的毛筆,他先在雪浪紙上勾勒出花莖,接著用霞紅畫花。最後用豆綠點葉—眼前這株三叉九頂,12分株的牡丹花被他生動地描繪到瞭紙上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畫完瞭藍田玉牡丹花,便起身向悟通和尚告辭。七月的時候,徐天賜將大量的糧食,運到瞭瑯琊州。糧食被他堆進租來的倉庫中,小山似的存放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瑯琊州的八月,陰雲密佈,暴雨傾盆。瑯琊州是個山區,由於山洪爆發,道路被沖毀,外面的糧食根本運不進來,面對洶洶的澇災,徐天賜手中的糧食一下子凈賺瞭3倍的利潤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看著賺來的銀子,高興得呵呵大笑。第二年開春的時候,徐天賜又來到瞭天香寺。

              悟通現在已經是天香寺的住持瞭,他將徐天賜安排到寺內最好的客房,盛情招待。

              虎頭崖下的藍田玉牡丹正在盛開,這次徐天賜沒有提出觀看牡丹花的要求。三德子聽說救命恩人來到,在掌燈的時候,他偷偷地來到瞭徐天賜的客房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一問三德子的近況,三德子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我現在已經不在夥房幹瞭!”

              別看三德子的智力有問題,可是他卻有繪畫方面的天才,他一邊在夥房燒火,一邊用燒火棍的炭頭在地上畫畫。

              三德子會畫畫的消息被悟通知道,悟通覺得他絕對是畫牡丹的最佳人選。今年第179張的牡丹圖就是三德子畫的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也不相信三德子能畫牡丹,他指著桌子上的紙筆,說道:“我倒要考考你,你就把那幅牡丹圖給我畫下來看看!”

              三德子手裡攥著毛筆,哪有個畫畫的樣子?可是他的筆尖一接觸到畫紙,那毛筆就好像變成瞭一條靈蛇,油然揮灑,勾挑自由。浮光片羽間,那株藍田玉牡丹就出現在尺牘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一株牡丹是由花、葉、枝和幹四個部分組成,牡丹花花朵嬌嫩,花薄如紙,三德子用的是白描的技法,竟將枝老、葉嫩、花肥、蕊瘦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的藍田玉牡丹隻開瞭3朵花。如果不是三德子親自作畫,徐天賜真不敢相信,這幅牡丹圖竟是出自一個傻子之手。徐天賜誇獎瞭三德子幾句,三德子滿臉得意地回房睡覺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徐天賜將三德子畫的牡丹圖藏到瞭袖管裡,然後和悟通告辭。根據三德子畫的牡丹圖,徐天賜斷定瑯琊州今年必定大旱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又倒賣瞭一批糧食,在莊稼顆粒無收的時候賣給瞭瑯琊州的百姓。他又狠賺瞭一大筆。

              轉眼到瞭第三年,徐天賜從三德子手裡又要到瞭第180張牡丹圖,畫上隻有區區的兩朵牡丹花。徐天賜本以為瑯琊州今年將會爆發更大的旱情,令他沒想到的是,他買來瞭糧食,存放到倉庫裡,從七月一直等到瞭十月,可是瑯琊州風調雨順,莊稼獲得瞭大豐收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存在倉庫中的糧食全都生瞭蟲子,這一下,他可賠慘瞭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仔細看過三德子給他的那幅牡丹圖,竟在上面找到瞭5個殘餘花梗的痕跡。很顯然,今年的牡丹花是開瞭7朵,其中5朵被人剪掉瞭,那5個花梗便是毀不掉的證據。

              藍田玉牡丹長在虎頭崖下,外面防盜設施嚴密。看來那五朵花是被悟通剪掉的。今年徐天賜是著瞭悟通的道瞭。

              3。最後秘密

              第四年早春。悟通這天正在禪堂念經呢,州府牛大人的一封請柬送到瞭他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瑯琊州新換瞭一位府臺大人,他為瞭祈求風調雨順,特意請悟通到州府做一場祭天法事。牛大人可是一方的父母官,悟通自然沒有不去的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悟通到瑯琊州做瞭三天的法事,然後被牛大人派馬車送歸寺院。悟通回到寺院的第一件事,就是直奔虎頭崖。虎頭崖下,木柵欄門被銅鎖鎖得甚是牢固,那株藍田玉牡丹已經長出瞭尖尖的葉片。

              一轉眼,一個月過去瞭,那株藍田玉牡丹卻令人驚奇地沒有開花。悟通越想越不明白,這株千年的老牡丹年年開花,今年怎麼就花信無期瞭呢?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輾轉反側的悟通睡不著覺,以前大智和尚當住持的時候,因為他能準確地預報瑯琊州的旱澇天氣,寺內的香火極其鼎盛。自從他接手當上瞭天香寺的住持,因為不知道預測天氣的秘訣,致使天香寺香火日衰。照這樣下去,天香寺的未來就真的堪憂瞭。

              悟通最後翻身下床,他一手拿著油燈,一手揭開床下的一塊地磚。地磚的底下就是一個木盒子,打開盒蓋,盒裡就是那本180頁的牡丹畫冊,他剛翻瞭幾張泛黃的畫紙,就聽外面傳來瞭一陣驚叫聲—不好瞭,虎頭崖著火瞭!

              他急忙將畫冊放進瞭木盒子,然後再把木盒子放進瞭地磚的底下。等他領人沖到虎頭崖底下,虎頭崖上的火,已經燒紅瞭半邊天。

              虎頭崖上的石縫裡生有不少枯草,這把火燒著瞭上面的枯草,隨著枯草被燒光,大火也漸漸地熄滅瞭。可慰的是崖底的藍田玉牡丹卻是無恙。悟通抹去瞭額頭的冷汗,回到瞭禪房,可是他一看床底,不由得“啊”瞭一聲。床底下的那塊地磚已經丟在一旁,木盒子裡的牡丹畫冊已經沒影子瞭。抬眼一望,北窗大開,一條黑影正倉皇地逃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悟通拔出墻上的戒刀,領著弟子猛追瞭出去。這個黑影身體粗壯,逃跑的速度卻很是驚人,悟通一邊追趕,一邊扯開嗓子大叫道:“站住,哪裡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悟通領人一直把黑影追到瞭後山的斷腸崖上,悟通劈面三刀,削掉瞭黑影的蒙面巾,看著月光下的竊賊,悟通驚叫一聲道:“你,你竟是三德子?”

              悟通竟被徐天賜給騙瞭。三德子根本不傻,他裝傻的目的,就是想打入天香寺,好隨時知道藍田玉牡丹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悟通在第三年的時候,竟用剪掉花朵的辦法,陰瞭徐天賜一招。徐天賜為瞭扳回一局,就借助悟通去給牛大人做法事的機會,用三德子私配的鑰匙,打開瞭木柵的大門。他將那株能預測旱澇的藍田玉牡丹連根起出,移進瞭自己的後花園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長在虎頭崖下的那株藍田玉牡丹,是徐天賜花高價弄來的一株西貝貨。徐天賜用偷龍換鳳之計騙過瞭悟通,可是那株真的藍田玉牡丹移地而植,卻再也沒有開花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哪裡知道,春天是絕對不能移種牡丹的,那牡丹春天一動,花根受損,牡丹就會永遠地不開花瞭。

              徐天賜竊種藍田玉牡丹的計劃失敗後,他就打起悟通那本牡丹畫冊的主意。三德子躲在暗中,他偷窺瞭很久,終於找到瞭牡丹畫冊的藏匿地點,三德子將第二本牡丹畫冊偷到瞭手裡,他臥底的身份也暴露瞭。悟通用戒刀指著三德子的鼻子叫道:“快說,那株藍田玉牡丹究竟藏有什麼秘密?”

              三德子冷笑道:“你想知道嗎?告訴你也無妨,這秘密就是—三朵以下旱,四至八朵保平安,九朵以上淹!”這三句就是天智和尚告訴徐天賜的口訣。如今藍田玉牡丹已毀,知道瞭這三句分辨旱澇災害的口訣又有什麼用?

              悟通猛探手,去搶自己的那本牡丹畫冊。誰曾想三德子就是不放手,悟通掄起戒刀,猛地向三德子的手上砍去,三德子急忙縮手,身形後退,最後一聲驚叫,直落到瞭斷腸崖下。

              三德子落到崖底的腐葉上,除瞭臉上擦破瞭一點皮,身體竟然無恙。就這樣,兩本牡丹畫冊,悟通手裡有一冊,徐天賜手裡有一冊。

              兩個人研究瞭好多年,可是誰也沒研究明白牡丹畫冊中的秘密,20年之後,悟通和徐天賜先後去世瞭,那兩冊牡丹畫冊這才有機會得以合二為一。

              那兩冊牡丹畫冊,就是瑯琊州上溯360年旱澇的記載情況,兩本畫冊一經比較,就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,瑯琊州的天氣竟每隔180年就會重復一回……如果能事先知道未來的年景,老百姓可得少受多少損失呀—如果天氣澇,大傢可以種植水稻,如果天氣旱,大傢可以種植谷子。悟通和徐天賜都是偽君子。他們沒有想過,如何利用自己的知識,造福百姓,他們每天都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。

              那兩冊牡丹畫冊因為不間斷的利益之爭,早已經毀損不在瞭。牡丹畫冊雖然能準確地預測出瑯琊州的天氣,可是卻無法測準人心,人心真的是太難測瞭!……